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故乡的麻雀  

2008-05-21 12:5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故乡在子洲县的马蹄沟,位于大理河沿岸的一个小小山村,由于村庄四周的川地里盛产小盐。且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因此我们这里也有十里盐湾的美称。

故乡的麻雀,记忆中也同其他地方一样,是一种啄食谷物和昆虫的小鸟,头呈圆形,嘴为圆锥状,尾巴很短小,翅膀也不长,唯一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故乡的麻雀非灰褐色,而是黑色。记得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我在故乡读小学初中的时候,麻雀那唯胖的身躯、叽叽喳喳的叫声,实在讨人喜欢。每当放学回家之后,我们几个小伙伴总要游玩在古老窑洞的窑檐下。观察麻雀的去向,仔细地寻找麻雀的安身之处,然后找准机会进行捕捉玩耍,当我们发现小麻雀和大麻雀的颜色不同,问大人这是为什么时,大人们总是不耐烦地告诉说;是烟熏的烟熏的。也许真是那样,在十里盐湾的河滩地上,不远不近的有一处处熬盐的窑洞群。窑顶上,那一排排不算规则的烟洞中不时地冒着浓烟。每当早晚饭时,家家户户窑洞顶上的烟洞中,也都一样地冒着浓烟,一股一股,从低往高,在头顶上空形成了灰雾雾的一层,逐渐扩大,占居了整个天空,久久不肯散去,有时候,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故乡的麻雀在这种环境中生存,怎能不被改变颜色呢。

二十多年过去了,今年的三月,在扬柳吐翠,大地皆春的时候,我又一次站在了故乡的山坡。放眼望去,昔日光秃秃的黄土山变样了,一株株正在返青的幼树虽未成材,但分明看到了希望。平川里,那一片连一片的河滩地不见了,河滩地上,那一处处熬盐的窑洞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整齐的窑房,一处处平整的耕地和一条已经建成的高速公路。古老的窑洞和新建的楼房上空也很少能看到浓烟的冒起,叽叽喳喳的麻雀仍然停歇在房檐下,穿索在头顶上,时尔飞落到庭院之中,时尔飞越在柳绿花红之间。我仔细地观察,发现麻雀的颜色变了,虽然还不能说十分鲜艳,但灰褐色的羽毛却分外整洁,犹如换了一身新装,远远没有了记忆中的黑色。抬起头来,蓝天是那么清晰,白云是那么妖娆,海阔天空时我猛然想,这麻雀颜色的改变,不也可以说是故乡巨变的一个缩影吗?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