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浅谈方志资料的收集、整理与鉴别  

2017-02-17 21:0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方志之所以受到读者信赖,关键就在于地方志翔实可靠,有别处不可能得到的第一手地方资料。也可以说,地方志所具有的区域性、广泛性、连续性、可靠性,都是以资料为基础。因此,志书的质量除了编纂者文化程度、文字水平、业务水平外,主要在于资料内容是否丰富翔实,正确可靠。我们编辑就是凭资料说话,靠资料“妙笔生花”的。如果资料收集工作没做好,资料收集不完整,将无用的资料堆积或重复啰嗦,这就失去了修志的初衷,不仅会造成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上的浪费,也会使编纂工作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咱们榆林市地方志的编纂工作,可以说已经进入攻坚阶段,但也有许多部门或单位才刚刚开始。为了让大家进一步认识资料收集的好坏,是所修志书成败的关键。我今天给大家说一说,地方志资料的收集、整理与鉴别。也就是如何做好地方志书这个系统工程的基础工作。

众所周知,人类的文明是靠积累、传承来发扬光大的。地方志的功能是资治、教化、存史,而存史是地方志最主要的功能,资治、教化就是在地方志存史的基础上实现的,所以,存史是地方志存在的根本。我们编修地方史志就是为了我们悠久的文化不至中断,传统的文明能够保留。我们编修地方志,就是要重温历史,总结经验,为建设美好的明天,提供历史经验和决策依据。因此,地方志的“存史”,更具有深远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那么?怎样才能做好这一工作呢?我将从收集资料应遵循的原则、资料的来源、资料搜集的方法、资料的整理与鉴别等几个方面来同大家一起进行探讨。

一是收集资料的原则。

大家都知道,志书要横陈百科,纵述历史。因此,收集资料的第一原则就是要围绕工作目标来进行。

一本志书,我们一般都是每个人各把一关,由许多人来共同完成。所以,我们收集资料,首先应该结合自己编纂的内容,或自然、或经济、或政治、或文化、或社会、或人物,去收集自己需要的资料。

其次,要坚持客观真实的原则。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第六条明确规定:“编纂地方志应当做到存真求实、确保质量,全面、客观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用“存真求实”的态度,去收集真实可靠的资料。

再次,就是统筹兼顾。因为志书由几十编或篇组成,每一位编辑大多不是只编纂一编,有的编辑是三编五编,因此要统一筹划,全面照顾,尽可能做到先“活”后“死”,抢救优先;由近及远,循序渐进;由内到外,全面覆盖,先易后难,重点突破,只有不论任何时候,发现自己需要的资料就记录收集,就可以减小许多不必要的浪费,节省许多再出去的时间。

二是资料的来源

方志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资料的来源自然就多种多样。但总结而言,可分为文字资料、实物资料、口碑资料三个部分。

文字资料。包括文献档案、统计资料和图书报刊等等。文献档案资料。就是档案馆及各部门单位所储藏的有关政治、经济、军事、政法、科学、文化、教育、卫生等方面的档案、图书、图表及旧志书、史书、年鉴、私人著作、族谱、各种报纸杂志、书信、日记、讲演稿、同乡同学录、帐簿、票据、合同、契约、厂规、章程、广告、启示、声明等等。这些档案都是历史活动的原始记录,不仅史料丰富,而且比较全面,相对而言也比较可靠,具有一定的权威性,是编写志书的重要资料来源。

实物资料。包括古文化遗址、古建筑碑刻、地图、书画、照片、影像资料等。虽然有些我们已经不能见到原物,但曾经的真实,是不容忽视的,尤其对图片编辑而言,更要重视这一方面资料的收集。因为有的时候,真实地反映实物形象和当时当地历史真实面貌的一张照片,是不容易找到的,也是要胜过许多文字来描述的。

口碑资料。就是从当事人或知情人那里搜集的回忆录、社会风俗、遗闻轶事、民间传说、民间故事、谚语民谣,以及实地调查的记录材料等等。这一方面的资料,由于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局限,我们在整理的时候应相当注意,这我在后面资料的整理与鉴别中将会详细讲到。

三是资料搜集的方法。

资料收集的方法多种多样,没有什么固定的格式,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与爱好,去采取适合于自己的方式进行。比如说,文字资料可以借助各种目录索引,如图书目录、报刊目录、档案目录、传记资料索引等等,有的放矢的搜集。实物资料。则必须自己亲自前往,对本地区的山川、景物、道路、古迹、文物、建筑等进行实地考察,以忠实于原貌(物)的态度,用科学的方法去观测记录,采用文字描述、测绘、拓印、摄影、录像等手段,全面客观地介绍。虽然这是一件相当辛苦的事情,但也是一些文章所必须的。

2010年9月9日,横山县史志办主任雷建忠老师,在《榆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影响全国的一场农民起义——陕北周世民反清起义”的文章,我读了后觉得这篇此篇文章不够严谨,因为在我脑子里的印象,周四儿起义一直是发生在大理河流域的子洲县周家硷,怎么能到了横山县周家硷呢?于是,就想写一篇文章同雷建忠老师商榷,在翻阅文字资料之后,我又去子洲周家硷实地询问查看,但问到古文记载的郭家寨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也就可以说,如果在周家硷的东面,找不到郭家寨的话,文章就可能半途而废。于是,我就沿着大理河川道从周家硷一直向东,走遍了沿途的村村寨寨,看到山形向寨子的就问,终于在第四次,在距周家硷大约15里的阳坬村找到了郭家寨,证实了清乾隆《绥德直隶州志》“四儿令曰:“前有郭家寨,取寨为信”,众诺。”的记载。但横山县的周家硷是怎样一个地方呢?自己没有见到,又怎么能说人家的就不是呢?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2011年3月4日,我同时任子洲县史志办王锡治主任、冯腾飞副主任一起,专门去了一趟横山,在横山县史志办雷建忠主任的陪同下,我们一起去了赵石畔,看了周硷和郭家寨。雷主任所写的周硷,位于背川的一个村子里的山崖前,说白了,就是周姓人居住的地方,农村的人们习惯称之为周家硷上、王家硷上的地方。而郭家寨位于阳川的一个山沟,距川边大约有2里远近。山寨到是险要,但面积太小,我上去后,四面都转了转,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在山寨看到川边大道的地方,因此而认为完全不符合兵家驻守的常规。可以说,雷建忠主任在文章中的推理,完全是随意符合,没有任何值得肯定的地方。因此我在文章中叙述各历史书籍对西川周四儿起义的记载后,非常自然地进行了论证,说明了周世民反清起义发生在绥德西川周家硷的史实。

口碑资料。口碑资料一般通过采访获得,采访形式多种多样,如电话采访、登门拜访、开座谈会、发函征询等。但一定要记住:先“活”后“死”,抢救优先。这一方面,我的经历是很深刻的。2009年2月,我托同事打听,得到驼耳巷还有原来的道情班子成员健在的消息之后,立即于22日,也就是正月二十八,邀请史志办主任王锡治同我一起,去了驼耳巷村,就上世纪四十年代“驼耳巷的道情班子”等一系列问题,采访了驼耳巷唯一健在的、当年驼耳巷道情班子的演员,已经87岁高龄的张永强老人和驼耳巷当地老住户,82岁的杜修仁老人。采访回来之后,我经过寻找资料,写了一篇“驼耳巷的道情班子”,先后在《榆林日报》和《各界导报》上发表,2011年8月,我应邀参加了在延安大学举行的“陕北历史文化暨杨家将文化学术研讨会”,当专家和学者对我的“驼耳巷的道情班子”提出意见,希望能够增加一些道情班子的演出花絮后,我回家后忙完手头的事就打电话进行联系,结果告诉说,张永强老人已经没有清楚的表达能力。这使我的这一篇文章,一直没有写道情班子的演出花絮。大家想一想,如果我能再提前一年,想问的问题,就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也可以说,对于健在的有故事的老人,抢救优先是多么的重要。

四是资料的整理

资料搜集回来的多了,为了得到充分的利用。我们就应当着手资料的整理,为下一步志稿的编写,提供翔实、准确的文字和数据。

资料整理的方法有很多种,千头万绪,熟悉资料是必须。因为你搜集的资料各式各样,如果不熟悉,就无从下手,更谈不上对在手的资料进行分类、鉴别,检查出资料的正误或缺欠,达到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目的,使入志资料真实、准确。

一般的讲,资料的整理,应该要分类,或按行政区划或地区分类:如市档案馆资料,县(区)档案馆资料、单位档案馆资料等等;或按时间分类:如古代、近现代、当代,或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等等;或按内容分类:如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等等;或按行业分类,如经济资料,可按行业分为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等等。有些还可以细化,如自然灾害,则可细分为旱灾、水灾、雹灾、风灾等等;也可以按资料来源分类:如按资料来源的形式分为图书、报刊、档案、口头、复印材料等等。

但不管采取哪一种形式,都有利有弊。我们不必以一种形式为主,最好的办法就是结合实际,灵活运用。自己认为哪一种合适,就用哪一种为好。

下面我想重点说一说口碑资料,也就是采访得来的资料在整理中的鉴别。

众所周知,口碑资料就是人们通过口头转述的形式将历史上发生的事情流传下来。但由于口碑资料可能在流传的过程中出现添枝加叶的成分,或虽然是亲自经历,可由于站的位置不同,了解的程度不同,就可能出现漏传、失传、误传的情况。所以说,口碑资料有时是不够准确的。只有在及时抢救的过程中,经过考证的有价值口碑资料,才能形成准确的文字档案,以备编纂志书中使用或留给后世应用。

2006年,我看到《陕北文化》上刊登姜茂林关于询问公木先生新秧歌运动的文章之后,就萌发了写作1943年冬,鲁艺工作团来马蹄沟的稿件,回到马蹄沟后,我先后采访了十分爱好红火的张永谋和六老汉等多人,并根据他们的讲述,写了“新秧歌运动的斧头镰刀起源于马蹄沟”一文,在2007年2月27日《榆林日报》上刊登后,很多报刊进行了转载,看的人大都说不错,我也自认为下了功夫,写出了真实的东西。但2013年,我在西安图书馆查阅延安《解放日报》时,看到了1943年冬延安秧歌队举斧头镰刀的图片,这不能不使我认识到,自己文章的表达是不太准确的,在马蹄沟举起斧头镰刀的同时,延安也举起了斧头镰刀,这就说明斧头镰刀不是起源于马蹄沟,应该说,“新秧歌运动在马蹄沟得到发扬光大”才对。因此,作为历史资料,不能光听人讲就认为可写,应该查一查同时期的相关历史资料,如果有,我们再动笔,可能就不会出现如此的错误。

其实,我们的许多介绍历史的文章和书籍,就是因为作者没有认真地将收集到手的资料进行鉴别,自以为听到或看到的就是正确的,结果造成以讹传讹,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比如说,我写的“此戴钦非彼戴钦”一文,就是论证了《明史》中有两个戴钦 不同。一为广西马平(今柳州)人,弘治六年(1493)生,卒于嘉靖五年(1526),正德九年进士,事迹附见《明史》卷一九一《何孟春传》。另一戴钦明正德十三年时任绥德总兵官,事见《明史》卷十六《武宗本纪》及卷三○七《江彬传》,传云明武宗正德十三年十一月壬子"至绥德,幸总兵官戴钦第,纳其女还。"两个戴钦由于生活年代相近,很容易被混同。在榆林任过延绥总兵的戴钦是陕西绥德人,不是广西马平人。一次搜集,两个成果,从而还引出了戴兴寺始修年代的考证,论述了应该是正德十四年修建的可能性。

以上讲的地方志资料的收集、整理与鉴别,几乎都是说第一次收集的情况。如果经过我们的整理,在编纂中发现还有许多短缺或不尽人意的地方,就需要我们进行再次的资料收集,而第二次,就不能向第一次一样,博采广揽,没有目的的去收集整理了。我们应该有的放矢,就是采取缺少什么去收集什么的方法。比如说,我在编纂《子洲县志》工业经济时,第一次收集回来的资料整理出来发现,回来的资料写到槐树岔煤矿,都说关闭了,但就是没有具体的时间,我就通过原来煤矿工作的人员,经过他们相互询问,最终问到了具体是什么时候关闭的,填补了资料的不足,也没有留下空缺的遗憾。再比如说,我在撰写《马蹄沟小学百年纪事》的时候,历任校长大都有任命的通知,唯独缺少1968至1974年之间的,好在这些校长依然健在,我就一个一个的登门拜访,让他们自己回忆是那一年到马蹄沟小学担任学校革命委员会主任的,然后根据搜集回来的资料,相互对照,最后确定了每一名校长的具体任职时间,虽然没有精确到月日,但精确到了学期,推翻了原来学校大概确定的这几位校长的任职时间表。

资料的收集,是一项艰巨繁杂的基础工作,它涉及面广,涵盖行政区域、自然环境、气候、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和社会等方面的历史与现状。资料来源也有档案、前志、碑刻、知情者口述和回忆录、报刊资料和迄今为止的多种研究成果。俗话说:“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只有收集到丰富的资料,拥有足够的资料,才能据此而编修好志稿,编纂出精品。因此我希望,面对庞大而又浩瀚的资料基础工作,一定要遵循“五先五后”的原则,即“先内后外、先近后远、先古后今、先活后死、先面后点”,在搜集的道路上少走弯路,把我们的任务完成的更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