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贺抒玉周圪崂采风  

2012-10-31 08:3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4年春天,正在米脂中学高中一年级上学的贺抒玉受调参加了工作,到刚刚组建的绥德分区文工团当了一名文艺战士。那时剧团所演的节目,除了历史剧、“鲁艺”创作的《兄妹开荒》、《二流子变英雄》、《李桂英纺线》等秧歌剧之外,还配合形势自编自演一些秧歌剧送戏下乡,经常是一天三上台,三天一换防。贺抒玉当时又瘦又小,除了演小女孩、小男孩,还兼管服装和道具。虽然她只是个中学生,但那时却算个知识分子,领导十分重视,不断在现实生活斗争的实践里培养、锻炼。贺抒玉在还不懂什么戏剧理论的情况下,如初生牛犊,和其他同志一道进行社会调查,收集素材,加工提炼,同战友们一起创作了《李兰英翻身》、《女村长》、《抗属刘凤莲》等新剧目,下乡演出时经常把婆姨女子们看得眼泪珠儿直掉。

1945年,贺抒玉和姐姐合编的秧歌剧《喂鸡》,生活气息浓郁,姐妹双双登台演出,深受老乡们欢迎。周扬同志去华北路过绥德看了《喂鸡》演出后也连连说好,并把剧本推荐到延安《解放日报》副刊上发表。正如贺抒玉自己所言:“我除了演戏和拉琴之外,主要工作便是和同学们一块写剧本。我们晚上演完戏,一回到住处,几个同志坐在炕上,便讨论起剧本来。小小的炕桌上,放着一盏麻油灯,把我们的身影和脑袋投射到圆形的窑顶上。尽管更深夜静,但我们年轻的肌体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我们把一天当两天用,心里倒挺快活。因为我们要从群众里涌现出来的先进分子、增产节约模范、保卫边区的民兵等有意义的题材,一个个加工成小秧歌剧……”。“我是在对剧作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开始写剧本的。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先做社会调查,发现突出的人物和事件,就在真人真事的基础上提炼加工。”

1945年12月25日,年仅17岁的贺抒玉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直到1948年延安光复后,绥德文工团奉调延安,成为西北文工团二团,贺抒玉才离开自己熟悉的绥德。

也就在绥德的这段时间里,剧团里成立了一个调查组,“鲁艺”的岳瑟是组长,贺抒玉为组员。在调查和写剧本的过程中,她们深入到子洲县苗家坪区周家圪崂村的家家户户,同农民兄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尤其是妇女们,更是无话不谈,成了知心的朋友。

贺抒玉全国解放初发表的第一个短篇小说《我的干姐妹》,实际上就是周家圪崂采风时的真实写照。文中写道:“要离开了

“银妞把我的手握的那么紧,脸庞也挨近我的面颊,看了我半响,才说:“不怕你嫌弃,我们早有心思和你结拜干姐妹,不知你看上咱这穷山圪崂的人看不上?”

巧玲又把我的脸搬向她:“咱们结个干姐妹,相亲相好。虽说你人离开了,咱们心里连着。你看好呀不好?”

“好!好!”我紧紧握着她的手。

这时巧玲忙从红门箱里取出一张红纸,又用剪刀裁成三块。让我们按年龄顺序把三个人的名字写在上边。我们各人保存一张。银妞小心地把它夹在课本里,巧玲打开红门箱又取出一个小木盒子,放了进去。我心里热乎乎的,就把这块珍贵的红纸装在随身背的小黄挎包里。

银妞和巧玲又靠在红门箱上说了几句悄悄话,转身拉我坐在炕沿上,巧玲依着银妞,银妞笑着说:“红英妹子,我妯娌俩早就思量了几句信天游。日后想起你来,好有个解心焦的。我们没啥送你,就把这几句唱唱,可算我们的心,你记着。”

银妞巧玲妯娌俩慢慢摇着身子,轻声唱了起来:

“羊羔羔吃奶双圪膝膝跪,

咱们结成了干姐妹。

 

蒺藜花开黄腊腊,

红英要走我灰塌塌。

 

红英走来顿住手,

盘盘算算没盛够。

 

天天一搭里把字教,

有说有笑最相好。

 

你背上挎包沟里下,

咱姐妹再说几句心里话。

 

知心的书信常要来,

着实不要把良心卖……

 

她们唱完了,我还在呆呆地出神。是惊异呢,是感动呢,我也说不清。”

贺抒玉说,干姐妹同许多真挚的友谊永远激动着她的心。缺吃少穿而又总对生活和未来充满爱和理想的家乡人民,他们心里的诗情画意、能歌善舞代代相传的习俗,他们的真诚与纯洁,像一条长长的流水,在她心底的河床里,从过去一直流到今天,形成她对农民、对家乡爱的源泉、写作的源头。

这篇小说是她的处女作,写她真实的生活经历,文字细腻、质朴无华,干净利落,几乎没有多余的字句,感情真挚动人,初步显示了她的艺术风格。这篇小说塑造银妞和巧玲在人民刚刚掌权的社会里,要求进步,巧妙地与封建落后的旧传统、旧习惯进行斗争,顽强地要自己掌握自己命运的故事;同时,也写出人民群众对以红英为代表的人民军队的深情厚意。当红英教了她们两个月的文化课就要离开的时候,她们提出要与她结拜成如同父同母生的干姐妹,还送红英一首情真意切的信天游。好像一首散发着朴素美的诗,读着它,仿佛跻身于作品的人物之中,又像徜徉在陕北大地,领受着那里的风土人情。把读者领引到深深的美好回忆之中。
  几十年过去了,贺抒玉在回忆录中依然这样写道:“……离开我的干姐妹,已经很久很久了。我不会赞美她们那纯真、聪慧的心,也不会描绘她们那真挚的友情。但是,我心里铭刻着她们的歌声;我时常想起巧玲那散乱的短发和那清脆的口音;时常想起银妞那细细弯弯的眉毛和说话时总爱依偎着我的神情。我惦记着周家圪崂的许多姐妹们,惦记着那清澈的小河,惦记着那一眼望不断的黄土高山……”
   贺抒玉(1928——) 原名贺鸿钧,女,陕西省米脂县人。1944年考入陕甘宁边区公立米脂中学。同年调绥德分区文工团,任演员、乐队队员、创作员、研究员。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后,文工团随一野前总转战演出。1948年全团调延安,改名西北文艺工作团。在文工团期间,参加创作了十多个秧歌剧。1953年她调入西北文联创作室,同年8月去北京中央文学讲习所进修。1955年结业后,回到西安作家协会,参加文学月刊《延河》创刊筹备,始任小说组长,1958年任专职编委,1959年任副主编,后被选为陕西省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在编辑工作之余,开始写作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并陆续在全国各地报刊上发表。其中短篇《女友》、《琴姐》于1980年1981年度,分别获《鸭绿江》、《延河》优秀短篇奖。现已结集出版的中短篇小说、散文集有:《女友集》、《琴姐集》、《命运变奏曲》、《爱的谒望》(合集)、《乡情人情》、《山路弯弯》、《旅途随笔》等,还编了一本延安文艺回忆录《青春的脚印》。是中国作协会员,编审,陕西作协名誉理事。1988年5月获全国文学期刊编辑荣誉奖,1995年8月获西安市女作家奖。1999年6月获陕西省首届《炎黄杯》优秀编辑奖。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