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黄土洼的传说与未解之谜  

2012-08-04 07:3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洲县裴家湾镇黄土洼村,有一个天然淤地坝,当地人称其为“湫滩”。据清道光八年(1828)《清涧县志》载:明“隆庆三年(1569),黄土洼二山崩裂成湫。相传有龙居,大旱,取水即雨。”这说明此坝是由沟壑两岸大山发生巨型滑坡,堵塞沟道,聚水拦泥形成的淤地坝,已经有440多年的历史了。

1993年出版的新编《子洲县志》曰:“黄土洼湫滩为天然山崩形成的湫滩坝,位于本县裴家湾乡南端。据《续文献统考》载‘明隆庆三年(1569)八月,黄土洼山崩裂成湫’。湫滩约800亩,土地肥沃,旱涝保收。盛产高粱、玉米、谷子、芦苇叶。”

时间已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年复一年的冲刷和风蚀,“九头黄牛”的大山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可作为天然聚湫的淤地坝面积,却在洪水的作用下逐年增长,现在已达1000多亩。许多专家与学者都去考察,除了听美丽的传说之外,观神奇的地方,破解依然未解之谜,是他们共同的心愿。

一、美丽的传说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黄土洼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山坡上到处是密集的树林,洼地里荡漾着一泊深不见底的湖水,一年四季,成群结队的鱼儿在水中翱翔。

有一年,远道而来探宝的师徒二人来到了黄土洼,看见那波光鳞鳞、薄雾轻绕的湖水和湖畔上鸟语花香、彩蝶飞舞的动人景色,不禁为此叫好。短暂休息之后,经过上观天文,下测地理,他们认定湖中暗藏着一对金马驹。于是,师傅对徒弟说:“你在岸上等着,我到湖中把那对金马驹取来。但是你要记住,等到第三日的中午,当我的手伸出在湖面上时,你一定要拉我一把,帮我出水,不然我会葬身水底与鱼虾为伍的。”
师傅说过此话后,准备了一番,然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湖水里去。徒弟见师傅下水了,心里想,三天时间哪,我何不趁机在那花草树林中好好玩玩呢?

转眼就是第三日的中午了,正在树林里同不知名小鸟玩耍的徒弟,忽然见湖心水面上冒出了一颗五股叉儿的柳树来,觉得奇怪,但因他正玩到兴头之上,也就没把这当成一回事。
太阳挂在了西边,正在玩耍的徒弟突然想起了师傅入水前对他说的话,猛然意识到那五股叉儿的毛脑柳树可能就是师傅取宝后伸出的巨手,便大叫一声不好,连忙向湖中望去,只见那五股叉儿的柳树,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徒弟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施法,可惜自己的法术有限,已经无法让五股叉儿柳树再浮出水面,来挽救师傅的性命了。

面对一场悲剧的发生,徒弟痛不欲生,呼天抢地地跪倒在那湖畔上,整整哭了七天七夜,终于感动了湖底的那一对金马驹。为了让这位徒弟回去有个交代,金马驹奋力一跃,从湖底跃上了天空,向远处奔去。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湖畔西边的九牛山突然崩塌,一泊湖水从裂缝中渗入,平坦的湖底露出了师傅的白骨,徒弟趁机拾起,哭着向老家走去。

从此之后,黄土洼深不见底的湖水,就变成了一个天然坝,那坝地里就再也没有湖泊了,但留下的一口水井,水位却一直保留在一个水平面上,旱不降,涝不升,据说是金马驹专门留下赐福于后人的。

二、未解之谜

2004年6月24日,央视记者在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孙太旻副调研员和黄委会绥德水土保持科学试验站总工程师徐乃民的陪同下,到子洲县裴家湾乡黄土洼进行了实地采访,领略了神奇的“天然聚湫——淤地坝”风采,报道之后,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2005年4月23日,时任国家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李国英率领数十名水利水保专家,在榆林市副市长白玉仁,子洲县县长任怀业、县委副书记赵贵祥、副县长辛耀峰等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被称之为“黄土地奇观,淤地坝鼻祖”的黄土洼。听了陪同人员和当地百姓的介绍、讲述之后,李国英深为这块美丽而神奇的土地感到高兴,当即希望专家们要对黄土洼的自然现象、神秘传说等进行考证,专家们面对如此奇特的自然现象,提出了不少的设想与见解,但在事实面前,一个个被否定而不能成立。

2006年4月,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龙翼、张信宝、张云奇与黄河上中游管理局李敏、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李勉,对黄土洼天然聚湫进行了考察,在他们共同发表于《中国科学》杂志社《科学通报》2009年第54卷第一期的“陕北子洲黄土丘陵区古聚湫洪水沉积层的确定及其产沙模数的研究”一文中介绍,“黄土洼古聚湫位于无定河支流淮宁河中游右岸的沟掌流域内,东经109度54分,北纬37度20分,行政上属子洲县裴家湾镇黄土洼村。据黄河中上游管理局实测,沟掌流域积水面积2.72平方公里,聚湫坝控制面积2.58平方公里,聚湫坝高61.22米,坝内淤地面积0.44平方公里,聚湫坝顶与坝地最低处相对高差5.6米,坝库面积大,坝地渗水能力强,进入坝库的暴雨洪水全部拦蓄于坝内就地入渗。”虽然他们采集了总深度达12.73米的沉积泥沙剖面样品,根据泥沙粒度和孢粉浓度的变化,将全剖面分为54个洪水沉积层,并根据剖面中融冻扰动层的分布,将54个洪水沉积层分为31个年度的洪水沉积层的组合。对次洪水沉积层、次洪水产沙量和年产沙量等进行了确定,但对黄土洼的未解之谜依然未解。

2012年6月10日,现任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陈小江来榆林市考察黄土高原水土保持工作。在省水利厅厅长王锋、市长陆治原、副市长王长安以及省、市有关部门负责人陪同下,也对子洲县裴家湾镇黄土洼村进行考察,询问了至今依然还未解的黄土洼之谜。

其一,洪水带着泥沙增高了坝内的土地,并没有增加坝梁(堰)的高度,但这个天然坝的坝堰确能随着湫滩地面淤泥的增高而自然增高,根本用不着人工加筑,这是何因?

其二,暴雨曾造成许多淤地坝的垮塌,但黄土洼湫滩内平时无水,每遇暴雨,坝地积水深度都在50公分左右,最高时也仅达1米左右,不仅没有对聚湫坝造成影响,奇怪的是超不过3天,积水必然自行排泄完毕,虽然有时也能够看到洪水下泄时的旋涡,但水的流路不曾有,不知水从何而渗漏,又流向了何方?

其三,湫滩内居住的农民还经常可听到“呜、呜”像牛一般的叫声,当地群众称之为“土牛嚎”,即“金(九)牛喝水”,但声音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没有固定时间,至今仍是个难解之迷?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