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话说打油诗  

2012-06-26 22:2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说起这首脍炙人口的打油诗,许多人都能背诵,传说这就是打油诗的鼻祖,是由唐朝张打油开始的。后来,人们便把用通俗语言写的诗,称为打油诗。

打油诗,也称俳谐体诗。由于其内容和词句通俗诙谐﹑不拘于平仄韵律,因此很受人民大众的喜欢,流传也就十分广泛。

传说,乾隆十九年进士、《四库全书》总纂官、后拜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衔、兼国子监事的纪晓岚,一次在为陶姓官的母亲祝寿时,陶姓官员请他写寿联,纪晓岚不假思索提笔写道:“奈何奈何又奈何,奈何今日雨滂沱。滂沱雨夜祝陶寿,寿比滂沱雨更多。”诗的前三句把主家气得暴跳如雷,结句异峰突起,神来一笔,使祝寿诗满篇生辉,足见纪晓岚的运思之妙。

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进士,被称为清代四川三大才子之一的李调元也是位打油诗的高手。有一年,李任两江主考期间,众士子不服,要与李吟诗联对。当比到以麻雀为题时,李不假思索吟出:“一窝一窝又一窝,三四五六七八窝。食尽皇王千钟粟,凤凰何少尔何多!”惊得众士子呆如木鸡,无言以对。

有一年,乾隆皇帝带某翰林外出旅游,在一陵墓的神道前指着两侧的石像问这是什么,翰林随口回答说是“仲翁”,乾隆当即没有表态,回去后写了一打油诗交给翰林:“翁仲如何作仲翁,十年寒窗少夫功。而今不许为林翰,罚去江南作判通。”那位翰林看到乾隆故意将“功夫”、“翰林”、“通判”写作“夫功”、“林翰”、“判通”之后,想起来自己日前的回答,满面羞愧,灰溜溜地去了江南,作了一位通判。

民国初的军阀头目之一张宗昌,也是打油诗的高手,传说,有一次他登泰山,看到别人作诗,他也吟道:“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可谓通俗至境,充满哲理。

上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的时候,是“全民皆诗人”的年代,涌现出了许多“农民诗人”,其中有一首打油诗是这样写的:“种个南瓜像地球,架在五岳山上头。把它扔进太平洋,地球又多一个洲。”夸张的令人无言以对。

在某旅游景点的高墙上,常常有人随意写划,且诗文大多语言平平文不对题。一位很有正气感的诗人看到后,也在墙上写了一首打油诗:“生平不见诗人面,一见诗人丈八长。不是诗人长丈八,如何放屁在高墙?”虽然语言粗俗,但讥诮诙谐,令人捧腹,从此再无人在墙上随意写划。

当今社会,饮酒成风,酒风日益低下,有人便写了这样一首打油诗:“一两二两漱漱口,三两四两才算酒,五两六两伸错手,七两八两扶墙走”,活灵活现地刻画出了嗜酒成性者狂喝滥饮,醉态可掬的形态,可谓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一首首打油诗,是作者对现实社会、现实生活假丑恶的感应,也是作者对真善美的赞美。因为任何社会、任何时代,只要有可笑可恨之事,就会有幽默风趣、冷嘲热讽的打油诗应运而生。而正因为打油诗的趣味性、知识性和故事性的魅力,有趣、幽默、通俗、讽刺的个性,打油诗才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