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双湖峪寻古  

2012-04-08 14:5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日夜长,翻阅县志,县城一节录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修《绥德州志》记:“州西巨镇......峪内六、七里,峪南大石碣中有双泉涌出,味甘冽,昔为风俗胜地,上建庙,水自西而东,分二环流入镇,从桥洞出,入大理河,故名双湖”的一段,将我深深吸引,使我想起了拓毅先生的《双湖峪记》,想起了文中“碣下石壁多墨迹,扪读之,发现多为昔日到米邑赶赴秋闰之童生所留”的记载,便有了峪内寻古之想法。

周日中午,推车出门,穿过繁华的闹市,顺峪而进,翻三里路大坝,沿峪西大路骑行,时而上坡,时而拐弯,伴随着初冬冰下的流水欢歌一路北上,峪两旁,沟岔纵横,山梁逶迤;水周围,树木成行,坝地平展;山坡上,农家小院,丰收景象;道路旁,小泉流水,细细有声。猛然间,峪渐变窄,正疑无路,突又见,峪越开阔,柳暗花明,远处的山岔之中,一巨碣高悬,碣上有庙,狂喜,累也不觉,直奔而去。

巨碣形如掌,东与南壁立,有人工新砌之痕迹,西陡坡下有石崖如旧,只有北面有神路相连。登高入门,便是庙院,院很小,东西两厢有薄壳小窑,正殿坐南面北,只一间,不高不阔,所供神为菩萨。观其周,疑为新建,细读碑文,果然如此。1983年始,村民自觉集资几度维修,才成如此规模,并于1991年立碑留记。我站在正殿后高低不平的巨石上,北望,峪越远越窄,古通米邑之道伴在其中;东瞧,峪东沟阴壁上流水飞下,石下积水,聚成双湖;南观,峪两旁黄土高山几近相连,开阔之处,有无数山峦簇簇拥来;西看,碣与山峁近在咫尺,碣下大路旁边便是人家。从远而近,从上到下,仔细地观看着黄土的高山,纵横的沟壑,潺潺的流水,小巧的庙院,最寻着历史留下的遗迹,可观遍碣之周围,看遍碣上之物,除了高山厚土和双湖流水,几乎都是近代之物,只有那分化成乌黑不平的巨石,述说着过去的岁月。

走下巨碣,来到峪底。水,清澈见底,石,光滑明亮。我沿着结有薄冰的河滩漫步,走上不宽的水浇地环碣而行,终于在西边的石壁上,使劲地搬去堆在前面的柴草,吹拂尘土,细观文字,可留给我们的只是一片模糊,好半天才辨认出其中一二。望着找到的唯一墨迹也这般模样,失望使我坐在了脚下的柴堆上。

一位来拿柴的老者惊醒了我,问其高寿,答曰八十有四。于是,我便同这位久住此地的王老交谈起来。原来,此大石碣形状如蘑,比现在要大了许多,碣上有庙,碣下有字(题诗),字下有水,真乃风俗胜地也。碣北原还有一石豁,拟人工挖掘而成。传说,很早很早以前,人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都能听到这石碣有轻轻的响声,虽然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越传越远。有一年,这一奇迹被远道而来的南蛮人识破,说是这大石碣正在成长,一旦与对岸山崖相连之后,就成了“水保皇沙城”,这里必有帝王出现。于是,南蛮人便动用了许多石匠,昼夜不停地在这大石碣与大山连接的地方开挖深壕。多少天过去了,连接处终于被挖断,石碣不长了,这儿虽然没有出帝王,但也出了李自成的夫人高桂英,可见这是风水宝地。可惜这些历史遗留,从“大跃进”到“文化革命”,再加上后来的开山取石,垒田修窑,使人们再也无法看到真实的过去。要不是后来人们又在大石碣上修了庙,也许这大石碣早已夷为平地了。

一声闷响,使崖上的尘土直往下掉,碣北取石的炮声,像在证实王老汉话似的,打断了我们的交谈。哀哉,风雨的侵蚀,运动的破坏,观念的滞后,知识的浅薄,使名扬西川的双湖胜景几乎无存,要不然,这里不正是人们休闲观光的好去处吗?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