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子洲大秧歌中的“小场子”  

2012-01-29 17:4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陕北秧歌是流传于黄土高原的一种具有广泛群众性和代表性的传统舞蹈。“秧”字应该怎么写,秧歌从哪里来,多少年来一直争论不休。但笔者道是赞同起源于人类对太阳的崇拜,是祭神活动的民俗化一说,因此而秧歌应写为阳歌。这不仅是因为宋代史料中有“言时较阳,春歌以乐”的记载,更因为文化人类学家也有一个“人类文化来源于早期巫文化” 的基本共识,再加上陕北秧歌一直流传自今的祭庙拜神、转九曲、沿门子等等,就是为了驱邪镇恶,保护人们四季平安、无病无灾,所以可以说陕北秧歌就是从古至今对太阳的崇拜和祭神活动的一种延续。

早年的陕北秧歌,主要有伞头、文、武身子和丑角组成。作为领头的伞头,一手持伞,寓义庇护众生,风调雨顺;一手持“虎撑”,表示能够为人类消灾驱病。文、武身子早年多是男扮女妆,身着彩服或带云角装的秧歌服,男的用毛巾包头,女的手持彩肩、汉巾,是秧歌表演的主力。丑角如“蛮婆”、“蛮汉”、 “算命先生”、“张公背张婆”等,是秧歌队逗笑的主角。秧歌队在伞头的带领下,为了一个共同的精神目的,走出各式各样的吉祥图案场子,以祈求每个人红红火火,每个村庄红红火火,四季平安,百病不生。这不正是一种传统信仰背后的文化诉求,是由文化表现出来的信仰仪式,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社会功能和传代农耕的社会秩序精神所在吗?

陕北秧歌在百姓中一直流传着“敲起来,扭起来,不敲不扭唱起来”的说法,意思是锣鼓敲打的时候一直在扭,不是大秧歌,就是小场子。不敲不扭的时候就是在唱,或伞头秧歌、或秧歌小戏。因此,陕北秧歌主要以"大秧歌"和"小场子"为主。大秧歌,是一种在广场上进行的集体性歌舞活动。几十位演员在伞头或镰刀斧头的带领下,在锣鼓唢呐伴奏下,手舞彩扇,腰系红稠,以腰部为中心点,头和上体随双臂大幅度扭动, 脚下以"十字步"作前进、后退、左腾、右跃的动作,上下协调,步伐整齐,红绸飞舞,彩扇翻腾,不断地变化着队形,扭出各种图案,“房套房”平底双尖,“双葫芦”四方皆圆,“灯套灯”二十成角,“十二连灯”形似五城,“富贵不断头”、“秦王乱点兵”、“十字梅花”、“二龙吐水”等数百种排列法,其规模宏大,气氛热烈,动作矫健豪迈,情绪欢快奔放,让人眼花缭乱。小场子则是群体表演前或休息的空隙由少数人表演的节目演出,主要是“踢场子”、小戏曲或狮子、龙灯、竹马、旱船、跑驴等社火节目,其精华就是观众最喜欢的踢场子表演。

“踢场子”,顾名思义是一种在场子里以“踢”为主的民间舞蹈。陕北秧歌中的踢场子,主要有“二人场子”“四人场子”“八人场子”和“群体场子”。 “二人场子”是一男一女表演,内容主要表现的是男女间的嬉戏逗趣,男的潇洒俊秀,女角飘逸细腻,一招一式配合默契,一举一动双目传情,走起来像“风摆柳”,跑时候如“水上飘”,常常博得掌声阵阵,常常引来喝彩声声。四人场子或八人场子,是从二人场子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成双成对表演,不同于二人场子的是强调动作整齐,舞美统一,突出了表演的整体性。而群体场子由全体队员一起表演,几十名秧歌队员同舞共蹈,那恢宏气势,常常令人惊叹,几乎都是秧歌表演的压轴戏。

子洲建县之前,辖区由绥德、米脂、横山、清涧四县管理,1943年冬,延安鲁艺工作团来到绥米之西川马蹄沟之后,广大文艺爱好者认真学习新秧歌,掌握了不同于传统的动律特征和舞姿动态,同鲁艺工作团一起,在十里盐湾将领头的伞头改为持镰刀斧头的工农新形象,开创了秧歌表演的新天地。1944年1月子洲建县之后,辖区内各秧歌队取各家之长,补自己所短,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新秧歌。1945年春节,马蹄沟小学秧歌队根据鲁艺工作团在马蹄沟辅导的新秧歌动作,在镰刀斧头的引导下,扭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大秧歌,在参加绥德秧歌调演时,获得了绥德专区“模范秧歌队”称号。而周家硷区双庙湾秧歌队,也在原有的基础上,学习新的秧歌技巧,吸收了武功中踢飞脚、放大叉等常用动作,增强了舞蹈性和技巧性,使双庙湾秧歌队的踢场子迈上了新的台阶,红遍了大理河两岸。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951年1月,子洲县召开的第一次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上,着重研究了春节秧歌的改革,使当年春节文艺活动甚为活跃,苗家坪区的55个自然村,就有43个自然村闹起了秧歌。而据多名老秧歌爱好者回忆,1955年,陕北秧歌踢场子进京参加第一次全国民间文艺汇演,当时男的就是子洲县周家硷区双庙湾的刘荣仁,女的是绥德县韭园沟乡蒲家坬村男扮女装后来成为“六六旦”的李增恒。1957年1月,双庙湾刘荣仁、刘永旺、刘秀珍、刘彦兰四人应邀在陕西省文艺会演中表演四人场子,受到了专家和秧歌爱好者的一致好评,并荣获三等奖。1979年,子洲县民间音乐舞蹈学习班在双庙湾举办期间,双庙湾秧歌队表演的群体场子,几十名演员踏着铿锵的锣鼓,伴着嘹亮的唢呐,男角动作刚、健、稳、帅,女角动作旋、绕、颤、飘,在精气神韵的作用下,作出扭、摆、走、跳、转等一个个精美的动作。似身卷波浪,如脚起箭弦,像体软如柳,同风水飘船,“三脚不落地”连着“金鸡独立”,“龙爪穿云”过后“金钩倒挂”,一个个高难技巧,快而不乱、慢而不断、动静相依、刚柔相济,潇洒中显出粗犷,质朴中透着奔放,飘逸中还带娇媚,秀雅中尽显纯朴,形象生动,真挚自然,充分体现了陕北人民淳朴憨厚、开朗乐观的性格,受到了应邀前来观摩的嘉宾、参加学习人员和当地群众的一致赞誉。

1984年,子洲县550个村民委员会,就组织了196班秧歌队。1988年,子洲县秧歌队赴榆林演出,技压群芳,获得了演出特别奖。1989年,由子洲县文化馆曹钦华、张润波表演的陕北二人场子《闹新春》,吸收了民间踢场子的精华,融汇了戏曲、武术中的合理部分,从舞蹈结构、表演风格等方面进行了大胆创新,注重了个性刻画与情绪表现,妙在变丑为美,将个性色彩的突现与情绪的宣泄结合起来,使二人场子焕发出新的生机,使原有场子秧歌的舞律、舞姿更加优美,仍不失其民间场子的韵味,在陕西省第二届艺术节和世界旅游节上获得演出一等奖,并在中央电视台文艺节目中播出。

近年来,传统的陕北秧歌尤其是小场子秧歌已经很少见到了,许多秧歌逐渐成为了集体表演的过街舞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陕北秧歌需要创新,但创新不能离开根本,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在传统的基础上加以更新,陕北秧歌才能焕发出新的生机,受到更多人的欢迎和喜爱。

  评论这张
 
阅读(1414)|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