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栾世宏的博客

本人博客都是自己的原创,如需转载请著名

 
 
 

日志

 
 
 
 

栾世孝研究信天游  

2009-09-03 14:2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栾世孝(1940--2001),马蹄沟镇栾家渠人,1960年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师范系,同年分配到陕西省乐团任演奏员,1963年调陕西省歌舞剧院,先后任演奏员、歌舞团副团长、院刊主编、院艺术办公室主任、院行政办公室主任。1994年批准为国家二级演奏员。1997年任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兼图书馆馆长。是陕西省音乐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打击乐协会会员。

栾世孝出生在陕北,传统的礼教和山川大地随处可闻的阵阵歌声,使他从小就对信天游情有独钟。上学时,他最喜欢演唱信天游,立志要在陕北民间音乐上有所作为。当演奏员时他最喜欢演奏信天游,收集了一首又一首陕北民歌。1976年,他在同陕西省歌舞剧院的同志到子洲县文工团进行艺术指导的时间里,尽管那时还笼罩在八个样板戏的模式之中,但一声声一首首粗犷而豪放的信天游,更加深了他对陕北民歌的理解和认识。改革开放后,百废待兴。已当领导的他开始整理信天游,系统地研究起了陕北民歌。且开始动笔,一发而不可收,先后在《光明日报》《陕西日报》《文化艺术报》《西安晚报》《音乐天地》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数十篇各类文章。对陕北信天游的研究,得到了同行一致的肯定。1992年,他应邀前往瑞士作《唐代乐舞简论》的学术讲座,其中就谈及到了陕北信天游的起源和流派。

陕北信天游是陕北民歌的一种,它用纯朴的透亮明快的音乐和近乎疯狂的语言,塑造了众多的人物与事物的形象和内心世界,表达出对爱情和美好生活的深切追求,勾画出陕北民间不加任何修饰的乡情、恋情和风情。1998年,栾世孝在《交响》季刊上发表了“蓝天白云信天游—陕北民间音乐初探”一文,就比较系统地论述了陕北民歌之一的信天游,对陕北民间音乐进行了有益的探讨。我们不妨择其部分,一起欣赏。

“在那万籁俱静的蓝天下,白云正在潇潇洒洒地漫游,犹如那满山遍野团团絮絮的羊群;羊肚子手巾正在袅袅娜娜地飘舞,恰似那正在展翅壮行的白天鹅。猛然间,山圪梁梁飞来一嗓子声震大地的放歌,惊动了正在推磨的小灰毛驴,勾起了坐在纺车前女娃子的心扉。于是,在那‘鸡娃子叫来狗娃子咬’的院落里,传出了脆格凌凌的轻吟。于是,白云愈静,百鸟倾听,白天鹅越发伸直了它那长长的脖子,像是停止了到远方的飞行,那赶牲灵的年轻脚夫心底涌出了沉沉的久久不能散去的醉韵。

这就是信天游,是千百年来流传在陕北人民中间的一种土生土长的口头韵文,是陕北人血液里涌动的文化精神。难怪人们说,把物、人、情、事表述的清楚明白一览无遗的是信天游;把郁积心头的情和爱宣泄的酸里透甜清澈见底的是信天游;把日子打扮的热热闹闹光光亮亮的是信天游;把未来铺排的顺顺溜溜有滋有味的是信天游。

陕北厚重的黄土地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发祥地,在距今约三万年的新旧石器时期,就有我们人类的祖先在那里生存、繁殖、发展。陕北的黄陵县埋葬着的轩辕黄帝,被炎黄子孙奉为‘人文初祖’,也是列祖列代一直朝拜的圣地,因此那里有着很深的文化积淀。文化在历史上是一种物质和精神相互促进相互转化的产物,是有着天然联系的。文化可以说是一个民族的根基,没有文化就没有根基。而艺术则是文化的根基,没有艺术,也就没有文化。艺术又包含着人类的共性,它有着物质和精神之间的联系,历史与现实的联系,民族与民族之间的联系,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它经受了来自各方面的冲击,也改造并接纳了众多丰富的营养,从而创造了至今使我们引以为自豪的绚丽多彩的艺术。而艺术又有它的自然个性,由于地域不同,人们的生存环境、生活习性、语言方式、审美情绪、接受外来艺术的多寡等诸多因素,形成地域之间人的个性区别,也必然导致艺术的不同。陕北的山粗犷、浪漫、广袤、博大;陕北的水神奇、浑厚、凝重、壮美;陕北的人彪悍、敦厚、诚挚、豪爽。因而它的文化艺术也必然与这种特定的地域风情、时代意识和多姿多彩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由于这片黄土地上千百年来艰苦的生存环境,使得这里的老百姓在漫漫的苦难经历中磨练出了惊人的承受能力,也磨练出了诚实豁达的宽容性格。小米和酸白菜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陕北人,他们几乎和老黄牛与黄土地一样善良、纯朴、宽厚、实在。在这片黄土地上,他们既养育出李自成和刘志丹,也铸造出与命运奋力拼搏、挚着地热爱黄土地、赤裸裸拥抱生活的男女常人。因此,这里的家园和这里的人,永远是情和爱的根源。

据记载,民歌在有文字之前就广为流传了,只是到了有文字以后才被记录下来。因此我们可以说,无论是荒凉蒙昧的远古年代,还是五四时期蓬蓬勃勃的新文化运动,或是现代文明铺天盖地奔向我们的今天,信天游这个黄河流域华夏文化的组成部分,融渗着中华文化精髓的古老山歌,以它永不衰败的顽强生命力,领略了世世代代的无限风骚。用它那纯朴的透亮明快音乐和想象的近乎疯狂的语言,表达着心中对神圣爱情的殷殷期望和对美好生活的深切追求,塑造了数不清的人物与事物的形象和内心世界。用其独具特色的审美观和貌似简单内藏深蕴的创造力,勾画出了一代又一代的乡情、恋情和风情。

陕北人勤劳善良,豪爽好客,他们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是顶着星星出背着星星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背朝蓝天面对黄土地辛勤地劳作。但一代又一代默默地毫无怨言地实实在在本本分分地生活着,从来不想得到意外好处,从来不算计别人,只是一味地崇尚付出付出。而对于客人,他们豪爽大方,说话和气,态度真诚,乐乐嗬嗬。村子里谁家来了客人,大家纷纷提供帮助,认为那是全村的客人。他们爱憎分明,乐善好施。对的事,邻里支持,全村帮助。错的事,亲友反对,全村唾弃。面对强者,不卑不亢,面对弱者,爱怜备至。他们热爱生活,热爱集体。遇有那家婚丧嫁娶,全村倾巢而出,大人们出力,孩子们像过年一样,穿上最好的衣服欢喜雀跃。桥坏了有人悄悄地补,路坏了有人默默地修,过年,再穷的村子也要组织秧歌队,挨家挨户闹秧歌,唱上几段如意吉祥的秧歌调。特别是在那漫漫历史长河中的旧时代,陕北的男人说受着深重的苦难。当黄土高原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寒风透骨的冬夜和火红太阳毒辣的夏日后,显得越发苍劲和衰老。这种沉重的、悲怆的、哀怨的生活生产,给人一种生命在困境中涌动的声音。《脚夫曲》就是其中的一曲。它流行于陕北绥德、米脂一带,内容表现了被地主老财逼出门外的赶脚人心里的愤懑和对家乡亲人的深切怀念。其旋律为上下两个乐句构成,上句连续三个四度上行,形成了乐曲深沉中的激亢与悲愤。下句既对仗又起伏,把赶脚人的凄凉、向往、无奈,表现的真切感人。

爱情是人类生存发展的根,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爱情,这是一条万古不变的真理。于是爱情这个主题就成为形形色色的各种各样艺术形式竞相表现的必然产物,完全可以说它是艺苑中一朵秀丽芬芳的奇葩。

信天游表述的爱情是天然的、火辣的、滚烫的,它甜里透着酸,酸中渗着甜。那种大酸大甜,大俊大美仿佛使人身临其境,心临其境,情临其境,确实是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如果把陕北厚重敦实的黄土地比作男人,那么女人就是脆格曾曾的歌声随风起舞犹如在纯净湛蓝的天空中荡来飘去的朵朵白云,就是大白菜的卷心心,白格生生水格凌凌。在那天昏地暗的旧中国,他们用信天游这种无畏的表达方式,反抗封建礼教和传统的婚姻观对他们诚挚恋情的束缚,也是一种对腐朽思想和意识的挑战,对有情人应成眷属的真诚向往和拼死追求。《四面下雨当中晴》是其中的一首,它流行于陕北的神木县一带。乐曲是上下两个乐句组成的单乐段落,旋律运行舒展自然,抒情流畅,生动地表述了年轻恋人纯真质朴的眷恋之情。

陕北由于地域偏僻,居住分散,所以老百姓特别喜欢红火热闹。爱赶集、爱看戏、爱听书、爱参加婚礼和闹房,姐夫和小姨子爱开玩笑,嫂子和小叔子常常风趣,爷爷跟孙子更是打闹异常。特别是过年时,村子里人人重视闹秧歌,辛勤操劳一年的庄稼人,要开开心心地笑一阵,酣酣畅畅地闹一场。而此时总是封建礼教和清规戒律最为被人们忽视淡漠的时候。男人们总是尽力树立自己风趣潇洒的形象,就连平时虎着脸蒙头干活的年轻后生,这时也一反常态地嬉戏打闹。那些一向文静的女孩子,此刻更是打扮的花枝招展,亭亭玉立,见人抿嘴一笑,内心翻江倒海。他们心灵的相撞,男欢女爱,还原了人的天性,还原了自我的本来面目和情感,唱起了《拉手手亲口口》。

……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